龙啸天下小说

第一百六十六节 师不师徒不徒

2个月前 作者:陈猿

劈破玉笼飞彩风,顿开金锁走蛟龙,迦阑撞破时空逃入下界,狂风肆虐,铅灰的云层压得极低,滚滚涌向东,渊海起伏动荡,酝酿着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,这一切在他眼中是如此可亲可近。迦阑松开申元邛的臂弯,贪婪地呼吸着咸腥的空气,一口气松懈下来,顿觉精疲力尽,直想找个地方倒头就睡,睡到天荒地老。

周寰殿一战消耗极大,好在申元邛手头还剩下几条金仙神魂,手中有粮心中不慌,大可好整以暇徐徐炼化,他惦记着栖凡观与姜幼仪,与迦阑分道扬镳,约定百日后在东海之滨相会。迦阑急于觅地休憩,与之匆匆道别,循着圆象、闻善、觉犁三人的气机,驾遁光投西北而去。一日一夜后,他横渡渊海踏上夏土,放眼望去山峦起伏如波涛,郁郁葱葱,令人生出劫后余生的感慨。

圆象早已望眼欲穿,远远望见师兄的遁光,忙迎上前来接引。再度重逢,恍若隔世,圆象见他眼眶深凹,面容憔悴,欣喜之余倍感唏嘘,忙引着师兄降落点青山苍龙岩,送至日光崖下坐定歇息。迦阑盘膝坐定,问明闻善和觉犁平安无恙,喝了一杯滚烫的热茶,长长吐出一道白气,垂下眼帘声息全无,隔了许久胸腹才微一起伏。

圆象注视师兄良久,轻手轻脚退了出去,关照灵台寺方丈印禅着人小心看护,切莫惊动了他。

与迦阑分别后,申元邛径直回转栖凡观澄心殿,唤来昙羽子,问起他不在之时夏土可有动荡。昙羽子心中有些茫然,以为观主见微知著,提前察觉到一些隐患的苗头,搜肠刮肚寻思了好一阵,小心翼翼摇了摇头。佛门衰落,道门崛起,栖凡观一览众山小,道门诸派老老实实进贡修士,时日数目分毫不差,一切都风平浪静,波澜不惊。

申元邛微微颔首,勉励了她几句,挥手命其退下。静静坐了片刻,他抬起食指轻轻一拨,姜幼仪心窍内金线随之颤动,勾得她心痒痒,她得了主人召唤,三步并作两步奔往澄心殿,一阵香风扑入他怀中,双臂勾住他后颈,千娇百媚,眉花眼笑,扭着腰肢挨挨擦擦,就少条尾巴摇上几摇。

申元邛与她厮混了好一阵,姜幼仪才起身整理服饰容妆,气喘吁吁,一颗心跳得厉害,眼眸水汪汪的,倒映出观主的身影。她唤来水马儿,命其备下酒宴,给观主接风洗尘,又自作主张,让她顺道请河喜儿来搭把手。过了片刻,李七弦闻讯来到澄心殿拜见观主,礼数周到,神情却掩饰不住惊喜,恰好水马儿河喜儿奉上酒菜,申元邛留她一起喝一杯。

申元邛一去数月,音讯渺茫,李七弦不知他去往何处,留心细察,见观主心情舒畅,眉宇间不无喜色,主动敬了他几杯酒,却没有多问。申元邛确实心情不错,此番天庭之行有惊无险,斩杀近十金仙,夺得精元神魂充当资粮,对己身修持大有好处。天庭之上除了赵壶无人是他对手,只须小心不落入重围,各个击破,大可放手收割一波,若能将彼辈一网打尽,“食饵术”第六层指日可待。

人逢喜事精神爽,申元邛一杯接一杯,神采奕奕,越喝越清醒。饮到中夜时分,兴致已尽,姜幼仪甚有眼色,命水马儿河喜儿收撤下残席,重新奉上好茶,引了二人悄悄掩门而去,留观主与李七弦说些体己话。

似此星辰非昨夜,为谁风露立中宵,姜幼仪独自驻足于澄心殿外,远远望着灯影摇晃,暗暗猜测自己的自作主张,有没有称了观主心意。斗转星移,风露袭衣,东方渐渐发白,澄心殿烛火烧到尽头,晃了几晃化作数缕白烟,殿门却始终没有被推开。姜幼仪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眼波流转,她早就看出了李七弦的心意,直到今日才遇到机会,把她拖下了水。

师不师,徒不徒,观主是做大事的,哪里会在意这些旁枝末节,偏生李七弦小小年纪,如此矜持,看看三圣宗的筱雅枝,投怀送抱何其主动,她却暧昧到今时今日!姜幼仪替她做主,推了一把,也算是帮了她一把,但愿李七弦记得她的好,日后夏土风云变幻,动荡之际能为她说几句好话。

姜幼仪最后望了一眼澄心殿,步履轻快,独自回转偏殿歇息。

申元邛沉湎于酒色纾解压力,过得数日,筱雅枝也匆匆赶来与他密会,寻欢作乐之余,说起道门培育妖修初见成效,撑过最后一段时日,便可源源不断进贡妖修,供他修持所用。申元邛抚摸着她滑腻的腰肢,不置可否,尝过金仙的滋味,这些人为催熟的神魂不过是杯水车薪,但他没有推翻之前说好的条款,只是答允筱雅枝,从下月起三圣宗无须进贡修士,暂且记在账上,待到妖修出窟时再一并结清。

筱雅枝像猫一样蜷缩在他怀中,眼睛闪闪发光,盘算着能从中获取多少好处。她野心勃勃,手段高明,背靠栖凡观这棵大树,趁着道门崛起,立于风口浪尖,将宗门一步步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峰,但这还不远远不够。筱雅枝抓住机会应运而起,一步登天,继滕上云后成为三圣宗掌门,但宗门内却少有人真心诚意支持她,地位有些尴尬。天地虽大,渊海不过是一汪水潭,夏土也只是水潭中的一片石头,申元邛迟早会去往天庭,与诸多金仙争锋,待他离开后,筱雅枝独木难支,又该如何自处?因人成事,人去事废,她看过了峰顶的风光,不愿再居人下,更何况,就算低头服软,别人也未必容得下她!

筱雅枝心事重重,眉头一忽儿蹙起,一忽儿舒展,有些拿不定主意,申元邛看在眼里却不说破。思来想去,琢磨了好一阵,筱雅枝忽然哑然失笑,暗笑自己糊涂,放着眼前的男人不讨教,自个儿瞎想什么!她将烦恼抛在脑后,投入申元邛怀里,曲意逢迎,没羞没臊,彻底放纵自己,度过一生中最荒唐的时日。

临别在即,筱雅枝才说起自己的担心,申元邛将一物交给她,如能善用此物,他在与不在,没有任何分别。

关闭